關於部落格
Painter&CG 古典設計風----東方月的插畫之旅教學書
  • 577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4

    追蹤人氣

2-1<眼前的答案>

我們聊得不深入,大多是小城鎮的發展史。 我仔細聽著,有種請了個專業嚮導帶我走過古城小鎮的感覺。 微風徐徐,我聞到青草的味道在鼻間徘徊,連開在路旁的黃色矢車菊也隨風晃曳著悠然的姿態。 「看到那棵大樹沒?在十七世紀時,那裡誤處死了一個女孩。」 Boris指著在遠處山坡上一棵異常茂盛的大樹,語氣凝重地開口。 我順著Boris的方向,讓風穿過我的指間,目光迴盪飄往那棵大樹,猶疑了:「有什麼曲折的故事嗎?否則為什麼會流傳下來。」 古老的地方總會交錯著不同的時空,我突然想起芙蘭西絲.梅耶思曾在「托斯卡尼豔陽下」說過這樣一句話。 「因為那個女孩是肯杰森伯爵的愛人。」Boris說出一個讓我感到非常陌生的名字。 他看到我眉間的不解,停頓了好半响才又開口:「肯杰森.德瑞夫伯爵,也是我的主人的祖先。」 Boris的話才說完,「叩」的一聲,馬車的輪子陷入石窪地上。 「……德……瑞夫?」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,我驚訝地久久無法回神。 Boris似乎沒感覺到我的驚訝,只是不疾不徐地蹬下馬車,彎腰審視著輪子。 在此時此刻關於那個女孩的故事與我的驚訝,似乎都比不上他的車輪子重要。 「小姐,妳需要先去警察局嗎?」Boris抬起頭對著我問。 「不用了,裡面沒什麼重要的東西。」一瓶水、幾本在地鐵站拿的導覽地圖及一件外套……我的心思目前沒辦法專注在這些瑣碎的事上面。 因為我對被誤處死的肯杰森伯爵的愛人充滿了興趣,為什麼她會被誤處死呢? 「我看小姐應該也累了,這卡住的輪子一時半刻也處理不好,不如妳先過去如何?」Boris皺起灰白的眉頭,思考了很久才開口。 要我一個人到他的住地方?我回過神思忖了會,怎麼想都覺得不妥。 他對著我點了點頭,放心地問:「妳看見白樺木林了嗎?順著白樺木林,走半個小時就可以到我住的地方了。」 再一次順著他指向的方向,我看到眼前像隧道的綠色白樺木林,做出了拒絕的打算時,Boris卻像是看穿我的想法,搶先一步開口:「目前『阿維薩多』是法國眾多古堡群裡唯一不對外開放的一座私人古堡;是緣份,所以破例邀妳入宿。」 他的唇角揚起溫和的弧度,我卻愣住了。 「阿維薩多」古堡?Boris究竟是什麼人,為什麼有這麼大的權利可以決定入宿古堡的客人。 我的疑惑不止於此,Boris和「阿維薩多」古堡及肯杰森.德瑞夫伯爵的關係似乎連成了一個網,將我緊緊包圍。 為了一幅畫,我尋著報導的足跡來到法國。 而這個好心幫助我的Boris先生竟與「阿維薩多」古堡及德瑞夫有密不可分的關係。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巧的巧合? 「妳要找的答案就在那邊。」他用很溫和的語音對著我開口,說話的同時,企圖驅使著焦躁的馬兒往前走,將卡出的車輪拉出。 我望著Boris先生白髮蒼蒼的溫和模樣,心跳得好快,為什麼他會知道? 感覺我的手心冒著汗,我的聲音已經抑不住地發顫:「我……可以請問你,你為什麼會知道……我要到『阿維薩多』古堡?」 「答案就在妳的眼前,需要妳親自揭開。」 他給了個讓我感到撲朔迷離的答案,而我就像困在望無邊境的草原當中,進退不得。 Boris還是對我露出一貫的笑容,彷彿我的反應全都在他的掌握當中。 「Boris先生……」 他沒再理會我,灰白的眉頭像擰緊的毛巾,望著卡住的車輪,發出懊惱的嘆息。 我該前進嗎?到了這一步,似乎不容得我說不的餘地。 -未完待續-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